郭芙期货农产品团队:反思中美贸易谈判中的豆类基本面|独家观点

编者/刘哲郭芙期货农产品团队郭芙期货农产品团队以棕榈油和豆类为主,专注于油脂相关品种的研究,致力于为大中型油脂企业提供专业一流的期货衍生品服务。 陈庆,上海财经大学硕士,拥有多年CTA产品管理经验,熟悉油脂行业的供需情况。 金融硕士姚陈晓主要从事棕榈油等农产品的基础研究。 李凌冰,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经济与金融硕士,主要从事豆类农产品的基础研究 美国大豆目前正处于播种周期。由于老大豆库存严重过剩,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不明,大豆种植者的积极性受到很大影响。 目前,它与南美大豆的收获季节相吻合。在不久的将来,我国的大豆主要由南美供应。然而,南美洲盛产大豆,春夏大豆几乎不短缺。美国大豆进口的减少甚至停止在短期内对豆粕1909年的合同几乎没有影响。 2019年,全球大豆供应仍然过剩,主要原因是美国大豆库存丰富。 市场没有必要因为大豆短缺而陷入恐慌。 最近的中美谈判一直动荡不安。特朗普5月5日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讲话称,在双方已经发出4月底即将达成正式协议的信号后,由于对谈判进展缓慢的不满,5月10日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其余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将在短期内征收25%的关税。 然而,中国也采取了相应的对策,将原产于美国的6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提高到最高25% 一旦采取行动,中国和美国的金融市场反应激烈。 中国国内连续豆粕改变了此前的低迷趋势,从5月6日开始连续四个交易日大幅上涨,5月9日,以1909年豆粕合约为主要力量上涨3.14%。 豆粕对中美贸易争端反应如此强烈,基本面是否支持这种反弹继续?请看看下面的公告 一、供应:1。南美大豆产量2018/19年度南美大豆创纪录播种面积。然而,由于大豆生长期间的不利天气,从1月到3月,巴西和阿根廷的许多机构相继减少了大豆产量。 目前,巴西的收成已经结束,阿根廷的大豆收成已经达到67.4% 由于生长后期的好天气和顺利的收获进程,许多机构目前正在提高他们在5月份的南美大豆产量预测。 南美洲大豆供应不足。巴西和阿根廷最近派贸易代表团到中国讨论大豆和其他商品的贸易协定。 2018年12月之前,由于中美贸易争端缺乏改善迹象,中国和南美洲签署了2018/19年度大豆合同。这些合同是最近装运的。从2019年2月至2019年4月15日,巴西向中国出口了2,569,799吨。 由于中美贸易争端的恢复,美国大豆能否继续进口还没有确定的日期。南美大豆可能在2019自然年继续支持中国的需求,而南美大豆产量预计今年将达到1.73亿吨。 一般来说,中国对南美大豆的进口主要集中在4月-10月,但由于2018年中美贸易争端,南美大豆支撑了中国全年的主要大豆需求,这种情况可能会在2019年得以维持 图1:巴西和阿根廷播种面积(单位:百万公顷)数据源:美国农业部,国家财富期货图2:巴西和阿根廷大豆产量(单位:百万吨)数据源:美国农业部,国家财富期货数据源:美国农业部,国家财富期货图3:阿根廷收获进度(单位:百分比)数据源:布宜诺斯艾利斯谷物交易所。国家丰富期货表1:按不同机构(单位:吨)估算的巴西和阿根廷大豆产量数据来源:国家丰富期货图4:中国大豆最近进口总量和南美大豆出口总量(单位:吨)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国家丰富期货图5:中国按国家(单位:吨)进口大豆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国家丰富期货 由于老大豆库存严重过剩,上一份3月份种植意向报告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农民将减少部分大豆种植面积,转而种植玉米。 然而,天气并不美。美国主要玉米和大豆产区的持续降雨阻碍了玉米播种。随着玉米播种时间的结束,尚未完成播种的地块可能会转化为大豆,因为大豆播种窗口持续,大豆生长期比玉米短。 目前的数据显示,由于天气原因和农民的心理预期,大豆播种进度晚于往年同期。截至5月13日,播种进度为9%,五年同期平均播种进度为29% 然而,由于播种刚刚开始,此时的中美贸易争端也将影响大豆农民的积极性,一些土地可能会休耕。新大豆的播种面积仍需在6月份的种植面积报告中确定。 美国二手大豆库存严重过剩。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在17/18年度,仍有1172万吨大豆库存。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中美关系缓和期间,中国共签署了1292万吨大豆采购合同。 截至5月2日,2018/19年度已售出453万吨美国大豆,但未发货。鉴于目前中美关系的重新僵化,不排除后续未运抵香港的大豆被洗船的可能性。 表2:美国种植意向报告(单位:1000公顷)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郭芙期货表3:各机构转让的玉米对大豆的估计面积数据来源:郭芙期货图6:美国大豆种植进度(单位:%)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郭芙期货图7:美国大豆库存对库存消耗比率(单位:百万吨,%)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郭芙期货3。在中美贸易谈判的放松期(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可以替代豆粕饲料的DDGS收到了市场消息。中国将在DDGS进口方面做出让步,并开放进口配额。 具体情况仍需进一步确认。 DDGS是玉米的副产品。由于含有大量蛋白质,DDGS成为蛋白质饲料的主要添加剂之一。蛋白质含量为26%-30%,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代豆粕。 如果美国DDGS进口开放,国内豆粕需求将减少。 根据德国贸易杂志《石油世界》(Oil World)的数据,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期间,美国向中国出口了74,000吨DDGS,向世界出口了537.5万吨,主要出口目标是墨西哥和越南。 2.需求:1。自2018年3月以来,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和猪肉产品的关税一直在上升。美国宣布提高关税后,中国的回应是对美国生产的商品征收关税,包括大豆和猪肉。美国猪肉和猪肉产品在2018年4月2日和7月6日都涉及,进口关税调整到25%;从2018年7月6日起,美国大豆的进口关税将从3%上调至25%。 此前,根据中美合同购买的1292万吨大豆仍以25%的关税进口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短期内没有下调的可能。 2.中国生猪养殖现状自2018年夏季以来,非洲猪瘟已成为一种威胁,对中国生猪养殖和饲料行业造成了严重打击。迄今为止,中国已发生123例非洲猪瘟。最近,香港也爆发了非洲猪瘟。目前,中国除澳门和台湾以外的所有省、自治区都有感染病例。 以前,非洲猪瘟在中国养殖场的发生对仔猪市场有很大影响,因为它会影响母猪和仔猪的数量 此外,由于农业和农村地区部的要求,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地的所有生猪都需要进行无害化处理,无害化处理后的养殖场需要封闭40-50天,这对养殖生猪数量有很大影响。 目前,中国生猪养殖业不仅受到非洲猪瘟的影响,还受到一些地区环保政策的影响。养猪数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农场环境保护整顿等活动的影响。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表示,非洲猪瘟的防控将是一项长期工作,非洲猪瘟的影响不会在一两年内完全消除。 目前,中国国内生猪供应紧张,主要是由于以下原因:①非洲猪瘟导致养猪场生猪死亡和扑杀;②生猪跨省运输已经停止,部分省份生猪供应不足 (3)非洲猪瘟动摇了农民的信心,由于封锁要求和担心猪瘟流行对农业利润的影响,一些养猪场转向家禽或其他农业。 (4)2018年非洲猪瘟导致的母猪数量下降,直接影响仔猪数量 然而,自2019年春季以来,由于豆粕价格低廉,饲料相对便宜,养猪利润有所增加,一些农民重新树立了养殖信心,豆粕消费和投放情况自4月份以来明显改善。 图8:中国非洲猪瘟疫情数据来源:农业和农村地区部,郭芙期货图9:中国生猪存栏量和可繁殖母猪数量(单位:头)数据来源:中国政府网,郭芙期货图10:生猪价格和养殖利润(单位:元/头,元/公斤)数据来源:中国畜牧信息网,郭芙期货图11:近期豆粕数量(单位:万吨)数据来源:世界粮库,郭芙期货3。中国猪肉进口在非洲猪瘟流行之前,猪肉进口非常有限 非洲猪瘟爆发后,猪肉进口量相应增加,但总量仍然很小,无法弥补非洲猪瘟导致的猪肉供应减少。 2014年之前,美国是从中国进口猪肉的主要来源。2011年,美国猪肉进口总量为225,500吨,占中国猪肉进口总量的53.98%。 然而,由于中国不允许流通的克伦特罗被允许用于美国的生猪养殖过程,中国增加了从西班牙和加拿大等其他国家进口猪肉的比例。 中美贸易摩擦导致2018年美国猪肉进口量进一步下降48%,至85700吨,占当年猪肉进口总量的6.99%。 由于国内猪肉供应短缺,目前中国猪肉进口需求增加。德国猪协会市场专家马蒂亚斯·斯夸(MatthiasQuaing4月1日告诉明镜在线,在过去的三周里,中国对欧洲猪肉的需求急剧上升,德国猪的价格平均上涨了近20欧元。 由于非洲猪瘟的影响,不排除中国将大幅增加进口猪肉的检验检疫,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进口。 此外,进口猪肉大多是冷冻猪肉,由于一些国家在屠宰过程中没有放血过程,不符合国内口味要求。 图12:中国猪肉进出口(单位:万吨)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国家统计局、郭芙期货图13:中国主要进口国和猪肉进口(单位:万吨)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郭芙期货三。中美贸易谈判进程曲折而艰难。目前,双方已进入新一轮的关税互惠增长 在大浪中,国内市场对豆粕短缺感到恐慌,认为豆粕在后期供应不足。 然而,从根本上看,南美洲目前的大豆收获季节与我国的大豆收获季节是一致的。在不久的将来,南美的大豆主要由南美供应。然而,南美洲的大豆产量很高,在春季和夏季很难出现供应缺口。从短期来看,从美国进口大豆的减少甚至停止对1909年豆粕合同影响不大。 秋季过后,南美大豆的供应量逐渐减少,但从去年的经验来看,从南美等国家进口大豆和调整饲料配方也能满足国内对饲料蛋白的需求。 此外,非洲猪瘟对国内生猪养殖业造成了严重损害,饲料需求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后期的具体需求情况仍需根据疫情实时调整。 2018年1月至12月,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中国进口大豆8806万吨,其中巴西进口6607万吨,阿根廷进口14639吨,比2017年的9556万吨略有下降 由于2019年南美产量较高,俄罗斯等非主要供应国预计将增加大豆种植面积,进口量预计将保持在8,500万至9,000万吨,其中巴西预计提供约6,650万吨,阿根廷约650万吨,其余可能由乌拉圭、巴拉圭和俄罗斯等其他非主要供应国提供。 国内压榨需求将保持在8600万-8800万吨左右,预计产量为6794-6952万吨。如果豆粕需求与去年持平或由于非洲猪瘟的有效控制,豆粕需求估计为6700万至7000万吨。 中国全年的豆粕需求基本可以满足,年底之前可能会有少量大豆短缺,但预计2001年对豆粕的影响有限。 全球大豆供应将在2019年保持盈余,这主要是由于美国大豆库存丰富。 市场没有必要因为大豆短缺而陷入恐慌。 (免责声明:大量内部引用所使用的信息是准确的,信息中陈述的内容和意见是客观公正的,但并不保证是否需要进行必要的更改。 本报告中的信息来自公众信息或现场调查。作者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 批量内部参考提供的信息仅供客户决策参考,并不构成对客户决策的直接建议。顾客不应取代他自己的独立判断。客户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与本文作者和大量内部参考无关。 本文版权属于批量内部参考。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这是一条通知,日主题值得你支持正版!

去日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