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保姆5线观高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企业精神
作品园地
党群之窗
视频欣赏
 
 
小李不小 老李不老——革命永远是年轻
来源:广西地质勘查院 | 时间:2012-05-02 08:38:36 【 打印此页 】 【 关闭
 
 

我,小李,参加工作二十七年,一直喜欢而且一直有人这样称呼我。

是的,我从来不曾怀疑过我的年轻,因为我一直自信我的年轻。

可是,最近以来,我就因为“年轻”这个问题让我“烦心气恼”的事接踵而来——随着我院“十二五”规划人才战略的大力实施,近年来,我院不断引进优秀的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充实到地质、工勘各部门各岗位,这些年轻人刚刚走出校门、走上社会,刚刚融进我们广西院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于是,有关工作、事业、人生和社会的话题就多了起来。最近,随着“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的日渐临近,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们,还有其他他部门的一些新老同志,在工作之余,总是集中议论这样一个话题:我们谁年轻?谁最老?我们谁最小?谁最大?议论中,一些极为“难听”的声音钻到我的耳朵,不断有人说我不再年轻,总是有人说我年纪大了……“年轻”这个生活中普遍敏感的话题再一次引发我的思绪,再一次搅动我的心思。是啊,难道我真的不再年轻?难道我真的年纪大了?我不得不联想起也是发生在最近的几件事:

先是今年春节过后的一个星期天,妻子陪我到南宁一家知名服装商场购物,经左挑右选、老板推荐、反复试穿后,一套十分适合我个高肩宽身材的男装就是下不了最后的决心,老板不断追问:“那么合体时尚,专为你做的,为啥不买?”我也直言不讳:“好啊,就是穿上显得人老相。”不说还好,老板一听,竟也脱口而出一句——你啊你,你以为你还年轻啊?当时,我根本不把老板的话当回事,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自我感觉良好,因为我自信,我年轻,只是觉得老板不会迎客揽单而已。

接着就是上个月的一个星期六,我和爱人从南宁回黎塘基地办事,顺便看看那套老房子。刚进基地大门,就有一个退休多年的老乡从远处走近迎上来:“小李,小老乡,阿弟儿,南宁回来,有啥好消息?” ……工作几十年,居然还有人叫我“阿弟儿”(南方当地习惯称年纪小、不谙世事、还得靠大人、老人多关怀教育的年轻人为“阿弟儿”),爱人当时着实惊讶,过后一直质疑、追问——你来到黎塘快三十年了,都四十大几的人,你还算年轻吗?再过几年,你就是个半百小老头,竟然还有人称呼你“阿弟儿”,我算服了你!

面对同志的议论,老板的直言,爱人的质疑,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当他一直执着而自信着的一件事、一样物、一个观点、一个信念被一而再、再而三怀疑的时候,他内心的深处肯定是愤懑的、肯定是极不平静的。面对现实,我扪心自问,我低头沉思,我的脑海里,我的内心处,不得不总在思考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敏感问题——我还年轻吗?我真的年纪大了吗?……

大与不大,小与不小,老与不老,我有自己最为深刻、最为独特的个人体会,那是因为我有着一段独特的、至今总是难以忘怀的人生“年轻”的经历。

说说经历吧——

上世纪19857月某一天,我,19岁,年轻。师范毕业的我,来到地处广西交通、工业重镇黎塘镇的广西院前身——广西化工队报到,从此走上“传道授业”的人民教师岗位。 我永远不会忘记,报到的第一天,年纪老的职工同志过来了,年纪更老的职工同志过来了,年纪大的老乡过来了,年纪更大的老乡过来了,围着我,拥着我,对我这个初来乍到、人生地疏的小伙子问寒问暖。从那一天起,我身上就有了三个与“年轻”有关的称呼——一是“小李老师”;二是“小李”;三是“阿弟儿”。三个称呼,除第一个外,后面两个一直叫到现在,尤其是“小李”,尽管随着我院改革发展的需要,我工作的部门和岗位不断变来变去,但是,总是有人一直这样称呼我,我也自信,我一直年轻着、努力着、全心全意干着党安排的工作。年长日久,“小李”喊多了,听惯了,好像就是我“专用”的称呼,对于年轻,我能不自信吗?

85年前前后后的那几年,单位陆陆续续先后来了许多不同专业的大中专毕业生,同样的,一个个与我一样,被先参加工作的职工同志亲切称呼为年轻的“小”字辈,什么“小蒋”“小兰”“小彭”啊,还有“小马”“小韦“小邱”啊,好不热闹!大家青春焕发,朝气蓬勃,干劲十足,各自在广西院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奉献青春、建功立业,我和他们不会忘记,单位里那一个个年纪比我们老、比我们大的领导、职工用老前辈的目光深望我们——年轻人,要珍惜自己,珍惜事业,好好干吧!我们更不会忘记,他们用长者的语气叮嘱我们——“年轻人,我们大了,我们老了,你们是单位未来的希望……”

198519952005——2012,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从参加工作到如今,几十年时光一晃而过。当年曾经关怀、抚爱、勉励过我们这些年轻人的那些老领导、老职工,有些先后作了古,大多早已退休在家,或老态渐显,或拄拐蹒跚,只是还有少数一些老同志宝刀未老,继续返聘工作,发挥余热,精神可嘉。当年陆陆续续走上工作岗位的“小蒋”“小兰”“小彭”啊,还有“小马”“小韦“小邱”啊,如今和我一样,已是广西院改革发展进程中不同岗位上一个个成熟老到、有所作为的老将,我不知道如今还有没有人对他们一如既往、称呼不改?我不知道他们内心是否还自信的觉得自己依然年轻不老、青春永驻?于我来说,经过最近几次“我的青春被撞了腰”,我内心渐渐有了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异样感觉。有一条富含哲理的体育广告妙语:六十岁的身体,三十岁的心脏,二十岁的心态,我又在想,难道年轻还有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之分?我又在问,我还年轻吗?我真的年纪大了吗?……

经历了本月底最为难忘的一次“走基层”活动,终于让我对“年轻”的定义有了更高的感悟,让我对“年轻”的内涵有了更深的理解。

425,地质分院的老潘(原来的小潘,分院办公室主任)来电通知我这个“小李”(老潘几十年一直这样叫我,我也叫了老潘几十年),根据郝院长、马总工的安排部署,42529日,院职能部门的几位领导随地质分院考查组深入矿区开展“走基层”检查走访活动。老潘再三劝我:“小李啊小李,矿区年轻大学生很多,都是小字辈,我们下去,我不能再叫你小李了,其实你也不小了,理解吗?”还没出发,老潘就强调这个,我低头不语,似有所思。

这次深入矿区“走基层”活动,预感到肯定是非常艰苦的。检查组由老潘和小刘(地质分院副院长刘林)率队,由老李(退休返聘地质主任高工李子文)压阵。考查组中,我们最为熟悉、最为敬重的人就是老李——这个为我们广西院地质事业奋斗了半辈子的“老地质”、老党员,精神矍铄,浑身力量。退休了,还乐于返聘回来,继续为艰苦而光荣的地质事业贡献力量,可钦可佩!在飞驰的越野车上,老李这个地质探矿老专家的一席话让我这个“小李”又有了新的感慨:“小李小刘啊,你们已经不小了,还有老潘,其实未老,我还没算老呢,矿区还有更老的老韦和最老的老陈啊!对于我们这些搞了半辈子地质的老同志,艰苦的矿区就是自己的家,什么样的艰苦我没见过?老了还不怕,年轻怕什么?现在矿区的年轻人多了,我们有责任多教育、多引导身边的年轻人。”

正是老李那句话,检查组深受鼓舞。一连几天,我们发扬地质人艰苦奋斗的精神,四天内,越野车长途奔袭,早发夕至,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广西,连续检查走访了三个矿区。正如老李所言,这次检查走访的三个矿区,大多地处偏僻大山,路途遥远,工作、生活条件很艰苦——来宾金秀头排矿区,地处桂中东部大瑶山,距离南宁三百多公里;河池南丹知背矿区,地处桂西北山区,距离南宁近四百公里;桂林龙胜三门矿区,地处桂东北平天山脉,距离南宁五百多公里。

也正是老潘那句话,让我在检查走访中,能够更为主动、更为深入、更为全面的了解了艰苦奋战在各矿区的地质工作者的工作生活、思想情操、理想信念和人生追求等,大家加强了沟通,增进了了解,促进了和谐。也正是老潘那句话,让我能够真诚地以长辈的胸怀面对矿区一个个鲜活的、充满朝气的年轻大学生——小梁、小韦、小苏啊,小邹、小涂、小池啊,这些年轻人以当代地质工作者的情怀,身处大山总无怨,誓把青春献矿山!想到这些,我那颗自信年轻的心真是难以平静。更令人难忘和感动的是,矿区里还有比老李更老的老陈(原院地质总工程师陈文清)一边在继续为地质事业发挥余热,一边在无私指导这样一群开拓进取的年轻人,真是宝刀未老,难能可贵!于是,我对“年轻”的解读又进了一步:是的,他们和广西院其它部门其它岗位同样是年轻一代的小王、小莫、小陆、小邓以及小吴、小宋、小宾、小覃等等广大年轻人一样,一个个风华正茂、朝气蓬勃、干劲十足,他们有知识、有理想、有追求、有分工、有合作,他们与我这个年纪已经不小的“小李”、年纪已老但永不言老的“老李”、“老陈”以及广西院众多老一代的小蒋、小彭、小马、小宁、小张、小陈、小韦们在院领导的坚强而正确的领导下,众志成城,共同推动我院各项事业向前发展,他们就是我们广西院未来的希望!

……这是一次让我彻底感悟“年轻”二字丰富内涵的“走基层”活动。返程的路上,汽车音响催人振奋,一首熟悉的《革命永远是年轻》的革命老歌,让我听得肺腑怦然——是的,我这个“小李”已经不小,那个“老李”其实未老。老李这时似乎已经完全明白了我的心思,用手拍了拍我和老潘的肩膀:“小李小潘啊,年轻心态老身体,革命永远是年轻!”

是啊,小李不小,但自信年轻,老李不老,想永远年轻——我坚信,革命永远是年轻!这就是我对“年轻”最高的感悟,这就是我对“年轻”最深的理解。(党办  李燕进)

 
Copyright 2009 aircomph.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迷人的保姆5线观高清-熊猫影视tv
单位地址:广西南宁市西乡塘区秀厢大道东段36号紫金阁二楼 联系电话:0771-2232868 传真电话:0771-2232916 邮政编号:530001
E-mail:guangxi@china-gmgb.com 总访问量: 人次